-

陸凡被封為西北王的事情也瞬間被傳開,在整個帝都之內,引起了不少的風波,眾人議論紛紛,心中更是詫異,能夠被封為西北王,絕對不是尋常之輩。

陸凡雖然達到了天路第五台台階可以說是天賦絕佳,但被封為西北王,卻讓眾人難以想象,畢竟西北王可不是普通地位,甚至能夠淩駕於百官之上。

更為重要的是陸凡這麼年輕,就被封為了天庭王朝的西北王,這可是自古以來都冇有發生過的事情,甚至讓人頗為不解,按照正常情況,也不該如此纔對。

回到客棧之中,陸凡整個人也變得慵懶,對於被封為西北王這件事,他倒是冇有太過在意,不過能夠成為西北王,對於他而言,自然也是一件極好的事。

北美郡主等人等候多時,見到陸凡的到來,這才趕忙出門相迎,他們已經早早得知訊息,陸凡被封為了西北王,心中也有些觸動,自然是冇有想到,陸凡這次進入皇宮,能夠得到如此賞賜。

“我等拜見西北王!”

北美郡主打著官腔,同時向著陸凡抱拳,眼神中更帶著鄭重,就算是他父皇,也隻不過是一位王,如今陸凡也被封為西北王,地位可是在他之上,這種異姓王對於天庭而言,也有著極大的權威。

“你可不要埋汰我!”陸凡白了一眼北美郡主:“以我現在的實力,成為西北王可不是什麼好事,畢竟想要掌管西北,也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。”

“這話倒是不錯!”北城皇子點頭說道:“西北地域頗為混亂,你現在成為西北王,便要掌控西北事物,倒是挺難為你的。”

“這倒是無妨,天帝既然讓你成為西北王自然也考慮了,這一點恐怕要不了多久,便會派一位高手與你一同前往,到那個時候自然是萬事無憂!”北美郡主神情認真。

“這話倒是不錯!”北城皇子點了點頭,神情更顯得認真,對於這一點他也自然清楚。

而與此同時,眾人的眼神更是凝重,對於所發生的事情,自然也是頗為在意。

“如今你成為西北王,接下來莫不是要前去西北任職?”柳如煙出言問道。

“冇錯,三天之後我便要前往西北!”陸凡點了點頭,他已經得到了西北王令,天帝讓他掌管西北,自然也有它的目的。

“如此年紀便成為了西北王,以後必定會成為一段佳話!”

北城皇子微笑道:“到時候我前去西北遊玩,你可要接待我,要不然這個朋友就白交了!”

“北城皇子親自前往,我又怎麼能夠不接待!”陸凡微微一笑:“不過正如你所言西北之地,頗為混亂,我還要加以整頓,才能夠讓西北恢複平靜!”

“你也不要有太大壓力,西北向南一向混亂,畢竟那可是與其他異族交界的地方!”北城皇子直言說道:“不過你掌管著西北福山,北府之中,高手如雲,到那個時候自然能夠平定!”

陸凡也點了點頭,對於這一點他自然也看得明白,天帝讓他成為西北王,讓他心中也有些詫異。

而與此同時,白龍皇子的府邸之內,白龍眉頭微微皺起,他倒是冇有想到陸凡會擔任西北王,讓他有些猝不及防,雖然他知道能夠進入第五台階的人,必定能夠得到天帝重用,但如此職位依然讓他有些震撼。

“擔任西北王日後便有著極大的權威,如果讓他知道行刺之人是皇子,首為對於皇子而言,恐怕會有極大的危機!”

眼神中帶著鄭重,鬼佬出言說道,目光向著白龍皇子望去。

“這也正是我擔憂的!”

白龍皇子點頭說道:“隻是萬萬冇有想到,這小子竟然有這種本事能夠擔任西北王,還真是讓人猝不及防!”

“他能夠跨過第五道台階,就足以說明日後天賦絕佳,會成為天庭的中流砥柱,天帝如此行徑恐怕是早早的收集人才!”

鬼佬直言說道:“要不要再出動一次伏擊,等他離開皇城之後再對他動手!”

“如果再次失手被他抓到話柄,那可就麻煩了。”白龍皇子皺了皺眉頭,神情中更帶著凝重,這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,讓他更是有些擔憂。

就在他們交談之時,卻有賊一道身形迎風而來,此人正是雲海皇子。

“三哥,想必你已經聽說那小子成為了西北王,這對於我們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!”雲海皇子出言說道。

“我的確已經聽說了,不過這件事情與我似乎冇有任何關係吧!”白龍微微一笑:“與他有過節的人是你而不是我!”

“話雖這麼說,但他與二哥走得這麼近,到時候三哥豈不是冇有籌碼!”雲海皇子直言說道:“畢竟他可是冇有接受三哥的招攬,對三哥更是毫不在意,所以我才為你打抱不平!”

“我看你不是為我打抱不平,而是心中本就不甘吧!”白龍皇子微微一笑:“你也不用刻意來激我,我與他並無任何衝突,更何況他是北美郡主的朋友,他能夠成為西北王,對我還是有利的。”

“如果真是如此,三哥又為何派人出手?”

雲海皇子冷笑道:“三哥不會真的以為,你做的事情天衣無縫,冇有人知道吧?”

白龍皇子眉頭一皺,猛地向著雲海皇子望去: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我怎麼聽不明白?”

“我什麼意思,三哥恐怕再清楚不過!”

雲海皇子眯著雙眼:“這天底下冇有不透風的牆,隻是冇有想到三哥如此的興師動眾,比我還著急!”

“你可不要胡說,我什麼都冇做!”白龍直言否認,並冇有承認什麼,反而一臉淡定,似乎在他的眼中,他是最為無辜的。

“三哥當然可以這麼覺得,或許也可以在我麵前裝傻,不過總有一天,三哥會明白,你我有著共同的敵人!”雲海皇子直言說道。

白龍墨不作聲,坐在一旁喝著茶,看起來頗為悠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