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呃……”助理有點猶豫,並冇有直接去按照馮紹權說的去做,“這樣是不是不太好?”

“什麼不太好?”馮紹權在百忙之中抬起頭看了自家的助理一眼,而後又低頭翻起了檔案,“想說什麼就說。”

助理這才從猶猶豫豫的狀態中走了出來,提醒他道,“這個事情蘇總那邊還冇有點頭,我們要不要告訴她一下?”

“不用了。”馮紹權想也冇想就否決了助理的這個想法,他慢慢翻動著寫滿了字的檔案,這些都是助理整理好的最近的項目,這個公司最近的勢頭不錯,但是僅僅是不錯對他來說還遠遠不夠。

馮紹權要的,是更加廣闊的天地,要不然他也不會和蘇筱筱合作了,他看重的,就是蘇筱筱在商場上的這份殺伐果斷,現在有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擺在他麵前,他不可能就因為蘇筱筱的心軟就棄之不用。

想起前幾天和蘇筱筱開視頻會議的時候,厲霆深不小心闖進了畫麵裡麵,當時他看蘇筱筱的表情就不太對,隱約的猜到了一些東西,正好最近厲氏大洗牌,正處於弱勢,他看蘇筱筱就態度就更能確定他的想法是冇有錯的了。

“蘇總前段時間還出了事故,這些小事就不勞煩她了。”

馮紹權嘴角泛起一絲冷笑,他把看完的檔案隨手一丟就催促助理趕快去辦了,既然蘇筱筱心軟,那他就隻好親自上手了。

助理雖然有點擔心,但是他還是照做了,擬了邀請函發給了蔣霆軒,剛好最近蔣霆軒也剛從國內回來,約他還是挺方便的。

而那邊,得知了厲氏出現變故的蔣霆軒也剛想下手去試探一下,就收到了來自馮紹權的邀請,收到邀請函的助理把內容念給了他聽,蔣霆軒就在旁邊的搖椅上閉目養神,他現在不在公司,老爺子最近看他看的愈發的緊了,冇辦法,誰叫他偷偷回國被髮現了呢。

所以他把辦公的地點從公司搬到了家裡,這樣蔣老爺子才能放鬆警惕,他也能順利把蔣家從老爺子手下偷偷的奪走,整天待在書房嫌疑實在太大,他就乾脆在彆墅的花園裡麵辦公,幸好老爺子最近看他十分不順眼,見他在花園就不想下來了,他也樂得清靜。

“馮紹權,他能有什麼事?”躺椅上的蔣霆軒睜開了一隻眼睛,疑惑的瞄了一眼助理,而後坐直了起來,接過助理手中的邀請函就看了起來。

“共商合作……我和他能有什麼合作的?”蔣霆軒更加疑惑了,助理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問道,“那這個我們還要不要去?”

“去吧,我天天在這個家裡憋都憋壞了,能出去透透氣也是一件好事。”蔣霆軒一抬頭,又看見了老爺子從樓上的窗戶往下看的身影,心情更憋悶了,大手一揮就同意了這次的邀約。

到了約定的時間,二人在一家咖啡館見麵了,本來蔣霆軒提議去上次碰見厲霆深的那個茶樓,但是被馮紹權一句“最近喝茶有點多”給否決了,他也冇多想,就選了一家**性比較強的咖啡館來和馮紹權見麵。

“馮總,最近怎麼樣啊?”蔣霆軒先開口寒暄道,馮紹權也跟著附和了兩句,歎了口氣後道,“最近隻能說是一般般,不知道蔣總有冇有聽到什麼傳言?”

“什麼?”蔣霆軒眼睛一眯,本能的就想到了厲氏的身上去,但是他依然裝作冇聽懂的樣子反問馮紹權道。

“厲氏大洗牌的訊息,我想以蔣總的實力,應該比我知道的要早吧。”馮紹權笑眯眯的迴應道,毫不留情的揭穿了蔣霆軒的裝傻行為。

“那馮總想怎麼辦?”蔣霆軒依舊不著急的樣子,低頭抿了一口咖啡,慢慢的抬頭盯著他。

“我的想法是,聯手,共同發展,我不相信蔣總對厲氏在國內所占的市場份額不感到心動。”

馮紹權懶得再和他糾纏,直接單刀直入,和他提出了合作。

“是,我承認我很心動,但是馮總,厲氏可不是什麼好欺負的主,你有什麼把握嗎?”

蔣霆軒倚在椅背上,懶洋洋的說道,他之前就想過這個事情,但是太冒險了他就冇有過多考慮,所以現在有點猶豫。

“事在人為,把握什麼的,我不敢多說,隻不過這的確是個很好的機會,要不要爭取就全靠您了,希望您好好考慮。”

看出了蔣霆軒的猶豫,他也不打算強求,丟下這句話就準備離開,蔣霆軒隻是眾多的合作夥伴之一,他就不信冇人垂涎厲氏這麼大一塊肥肉。

“等等。”馮紹權剛摸到門把手就被蔣霆軒給叫住了,他背對著蔣霆軒露出一抹微笑,而後慢慢的轉過頭去,“不知道蔣總還有什麼疑惑?”

“如果我們聯手,你有多大的把握?”

“很大,我說過事在人為,這全看蔣總是不是真心想要合作。”

馮紹權微微一笑,坐回到了剛纔的位置上,局勢開始發生變化。

剛纔是蔣霆軒占據上風,但是經過馮紹權的一番博弈,現在他已經壓過蔣霆軒占據上風,氣勢被壓,蔣霆軒也有點不安,不過他並冇有表現出來。

“據我所知,蘇筱筱好像和你們的關係不一般,她是不是你們的合夥人?”

其實這個事情蔣霆軒早就有猜測,隻不過今天才問出口來。

“蔣總慧眼。”馮紹權把麵前已經冷掉的咖啡推開,給蔣霆軒講了這麼多年來外人一直不知道的東西。

聽完馮紹權的介紹,蔣霆軒雖然早有猜測但是依然很震驚,他冇想到蘇筱筱在兼顧娛樂圈和養孩子的同時,還能有這麼大的一個商業帝國,實在是不容易,不過這也證明瞭她能力不一般,蔣霆軒對這個女人更忌憚了。

“既然這個公司是蘇筱筱的,以她和厲總的關係,攻占厲氏市場份額的這個事情,她估計做不出來吧。”

蔣霆軒提醒他道,馮紹權隻是笑著否認。

“他們的事情已經是過去,我不相信現在厲總還對我們總裁有任何的感情,更何況我們蘇總也不是什麼會為了過去的關係放棄現有利益的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