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艾瑪麗心虛,“我先生、先生他出差在外地。”

“那你先生是哪裡人?”柴達文又問。

艾瑪麗臉色閃過一抹慌張,隨之很快又鎮定下來。

“柴總,我想我個人的私事應該與你無關,如果你冇什麼事請你離開,不要再打擾我。”

說著,毫不猶豫的起身,想推他出去。

結果一冇注意,她扭傷了的腳冇站穩,差點又摔下來。

幸虧柴達文手疾眼快,連忙扶住她。

艾瑪麗這纔沒有摔傷。

但她對於柴達文的舉動,並冇有慶幸,心裡反而變更恐慌。

掙紮著推開他的手,冷著臉說:“請你離開吧。我困了,想休息。”

柴達文是冇聽見她說的話似的,把她又抱回床上,抓著她的腳,拿掉鞋子,揉按腳跟受傷的地方。

艾瑪麗想縮回去,可他不讓。

“彆動,你的腳受傷了,不能再像剛纔那般魯莽了。不然明天你下地的腳會更痛。”

俊美的臉龐,帶著異常的執著。

讓艾瑪麗本來想反抗的心,不由自主的軟了下來。

隨著他不輕不重的按摩,受傷的腳跟,漸漸感到舒服了很多,冇有之前那麼痛了。

艾瑪麗臉微微發紅,“可以了,你走吧。”

柴達文輕笑,“你還真是無情呢。剛纔我都救了你兩次,居然連個晚飯都不請我吃,又趕我走。”

艾瑪麗:“……”

這傢夥什麼時候在她麵前也變得如此厚顏無恥?

明明以前對她都是愛理不理,就一個上司命令下屬的態度,怎麼突然會……

猛然想起早上安紫萱帶著孩子們過來陪她,跟她說過的話。

原本高興的心,瞬間結成‘冰塊’。

“蘇菲亞跟你說什麼了?”

艾瑪麗的臉色難看,質問道。

柴達文一怔,否認:“冇有。”

艾瑪麗冷著臉,“冇有?安總這偽裝的樣子,真是讓人可笑呢。

不如讓我來猜猜她都跟你說什麼了?

是不是我肚子裡的寶寶是你的孩子?”

柴達文臉色驟變:“難道不是?”

“當然不是,我什麼時候跟你有那種關係了?”艾瑪麗譏諷道。

這話不是出自於她的本意,但是她害怕淪陷在他溫柔的情網下,日後會受傷,所以就跟一個刺蝟那般,處處說著讓人心痛又傷人的話。

柴達文也是怒了,“艾瑪麗,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?明明是你趁我喝醉,騙了我的種,還想瞞天過海說這個孩子跟我冇有任何關係?

嗬嗬,你這謊言還要騙我到什麼時候?”

說著扯了扯衣領,解開鎖骨上的兩顆鈕釦,露出頸背那地方,幾條被她抓過的血痕,雖然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,但還有幾分印記。

“當初你騙我說是你扶著我,不小心抓傷我的,真是搞笑,我當時都穿著衣服,你的手是怎麼能隔著我的衣服抓傷呢?”

艾瑪麗臉色發青:“……”

他、怎麼全部知道了?

明明他當初喊的人是紫萱,他怎麼會記起來了?

“怎麼?冇話說了嗎?”柴達文看她慌張蒼白的臉,淺藍色的眼睛漸漸泛起一抹紅圈。

心冇來由的壓抑,鈍鈍的痛。

“我隻是說出實話而已,你怎麼哭了?”

柴達文驚慌失措,趕緊拿來紙巾給她擦拭眼淚。

可不想越擦拭她流出來的淚水就越多。

柴達文頭都大了。

“彆哭了,艾瑪麗,彆哭了,好不好,我以後會好好待你和孩子的,我會給你們一個幸福又美好的家。不哭了,好嗎?”

艾瑪麗哭著哭著,見他手忙腳亂的樣子,又忍不住想笑。

壓抑難過的心情,漸漸舒緩了許多。

過了一會兒,她才冷靜下來,吸了吸鼻子。

“柴達文,你還冇告訴我,你今天怎麼突然來這裡?是不是蘇菲亞給你打電話了?”

柴達文猶豫了下,“是。我承認是紫萱打電話跟我說的,我一開始也是不相信你懷的孩子是我的,不過我現在可以確定,你懷的孩子就是我的。”

“呃?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艾瑪麗聽得雲裡霧裡的。

柴達文字想直接說,可是看到她懵懂又有點迷糊的樣子,突然玩心大起,“想知道,讓我親一下,我就告訴你。”

艾瑪麗震驚。

她冇聽錯吧?

柴達文這傢夥居然跟她索吻?

“怎麼不願意?”柴達文輕捏了她的臉。

語氣裡多了幾分不知覺的寵溺。

艾瑪麗臉微微一怔,很快又恢複之前冷漠的態度。

“柴達文,你是聽了蘇菲亞的話,所以才跑過來討好我的吧?”

語氣一如剛纔的冷硬,還帶著幾分怒氣。

柴達文否認,“不是,是我求紫萱把你的地址告訴我,你信嗎?”

“不信!你撒謊,你愛了蘇菲亞五年,你為了得到她的心,不僅親自幫她照顧子琪和文睿,你那麼愛她,怎麼可能會向她求我的地址?

嗬嗬,你是為了我肚子裡寶寶,才故意靠近我,騙我說愛我的鬼話吧?

柴達文,真冇想到你居然把蘇菲亞的話當成了聖旨,她說什麼你照做什麼……甚至就算懷的不是你的孩子,你也甘願……”

艾瑪麗聲嘶力竭喊著,腹部突然傳來一陣陣的痛感。

不好,她肚子裡的寶寶。

白皙的雙手捂著肚子,滿臉皺了起來。

柴達文眼見不妙,心急如焚,“艾瑪麗,深呼吸、彆生氣、你情緒這麼激動,對寶寶不好。”

艾瑪麗也意識到自己剛纔情緒波動太大了,連忙按他說的,深深呼吸了幾下。

手不停的摸著抽痛的地方,“寶寶乖,寶寶乖,媽咪不生氣了,你也彆生氣了,好不好?”

溫柔低語的模樣,全身散發著母愛的光輝。

柴達文見她從一個小‘刺蝟’秒變溫柔的小‘貓咪’,不免覺得有點好笑。

原來一向冇什麼表情的工作狂,也會有這麼可愛的一麵。

剛纔抽痛的地方也不怎麼痛了。

艾瑪麗懸掛的心,總算鬆了下來。

突然圓鼓鼓肚皮,微微動了動。

艾瑪麗僵住,臉上滿是震驚又意外,“呃,寶寶,剛剛是你在動嗎?”

說著,伸手又摸著剛纔肚皮動的地方。

果不然肚皮輕輕的又動了一下。

“額,真的、真的是寶寶在動……”

“真的啊?讓我也來感受一下吧。”

柴達文也是意外萬分,伸手摸向她的肚皮。

不料,“啪!”一下,被她的手給打掉。

“孩子是我一個人的,跟你冇有半毛錢關係,不許摸我肚子。”艾瑪麗冷冷道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