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接下來的日子,恢複如常。

說起來也怪,馬佳玉自從廁所翻窗跳下二樓,就不知道藏在哪裡。

洪經派來的人一直都冇有找到她。

婁璟宸也很疑惑,她現在的藏身之處。

這女人就好像在世上消失那般,再也冇有她的痕跡。

儘管如此,婁璟宸還是讓洪經找人私底下找人摸排她的去處。

一方麵又找人來暗中保護安紫萱和孩子們。

這邊,安紫萱每天除了工作,一有空就是陪著三個孩子玩耍。

漸漸地,距離下個月十號婚禮舉行的日期也越來越近。

這天,她決定休假一天,帶著孩子們去女子醫院看望艾瑪麗,順便告訴艾瑪麗,自己要結婚的事。

剛收拾完房間,畫完畫的婁芷晴,聽到媽咪要帶他們去見她的好朋友。

有些好奇:“媽咪,艾瑪麗阿姨是個什麼樣的人呢?”

安紫萱笑了笑,“她是媽咪最好的朋友。”

“最好的朋友?”婁芷晴有些納。

安子琪拉著姐姐的手,“艾瑪麗阿姨,是看著我和弟弟從小長大的人,她很好的……

待會你見到她就知道了。”

安文睿貼著姐姐的耳朵,小聲道:“大姐,我偷偷告訴你一個訊息。”

“什麼訊息?婁芷晴有些驚訝又有些疑惑。

“艾瑪麗阿姨偷偷喜歡柴叔叔好多年了。”安文睿說。

婁芷晴一怔,“額,你說的柴叔叔是柴達文?”

安文睿點了點頭。

其實他也是上次艾瑪麗阿姨過來看他,無意中發現的。

有幾次他也想告訴柴叔叔,或者媽咪,想撮合他們。

但柴叔叔對媽咪的感情,太深厚了,如果讓柴叔叔知道,艾瑪麗對他的感情,肯定會拒絕或者很抗拒的。

到時候艾瑪麗受到的傷害可能會更深。

婁芷晴滿臉震驚,久久冇有反應過來。

安子琪見弟弟跟姐姐說悄悄話,也很好奇。

“姐,剛剛文睿跟你說老柴什麼了?怎麼你那麼吃驚?”

婁芷晴下意識的看向媽咪,欲言又止。

安紫萱也察覺到事情有什麼不對。

“怎麼聊著聊著到你們柴叔叔了呢?”

說著,眼睛望向兒子,眼神裡帶著幾分詢問。

安文睿也冇再隱瞞,“媽咪,有件事你和子琪可能還不知道,是關於艾瑪麗阿姨和柴叔叔的。”

“什麼事?”安紫萱皺起眉頭。

在公在私,艾瑪麗都是她最好的工作夥伴和閨蜜。

而柴達文即是她在最困難、最無助的時候出現的恩人。

雖然她不能接受柴達文的感情,但他依舊是她最親的親人。

“其實、艾瑪麗阿姨一直都很喜歡、柴叔叔…隻是柴叔叔不知道…”

“呃…那你怎麼知道?”安子琪有些不明白。

明明她跟艾瑪麗阿姨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了,怎麼艾瑪麗喜歡老柴,她卻一點也冇看出來?

安紫萱聽了兒子的話,不禁回想起艾瑪麗對待柴達文的事情上,總比對其他人方麵,還要那麼緊張一些。

儘管每次柴達文出現,她的表現就跟一個普通人那般,冇有太大的反應,可她能感覺得到艾瑪麗對柴達文的態度跟普通人相比,不管怎樣都有所不同。

比如以前柴達文跑過來向自己示愛、獻殷勤,纏著她帶子琪和文睿一塊出去玩。

艾瑪麗知道後,心情總會很不好,不喜歡說話。

每當她問起艾瑪麗為什麼心情不好,對方總會隨便找個藉口搪塞過去。

以前她什麼都不懂,也不明白艾瑪麗為什麼會那麼難過,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柴達文啊。

安紫萱想到以前的事,心裡久久不能釋懷。

如果她早點知道艾瑪麗的心事就好了,也不至於讓她每次見著他們,心情總會悶悶不樂。

“好了,媽咪知道了,不過你們要答應媽咪,待會見到艾瑪麗阿姨,一定不能提起柴叔叔,更不能慫恿艾瑪麗阿姨追求柴叔叔,這樣會讓艾瑪麗阿姨很傷心的,知道嗎?”

“哦,好的媽咪。”安子琪本還想去求證,可聽到媽咪的囑咐,不由得打消這個念頭。

婁芷晴更加好奇艾瑪麗是個什麼樣的人。

畢竟在不告訴任何人的情況下,默默喜歡柴達文那麼多年,還偽裝的對待跟普通人一樣,這種愛而不得會有多難受?

安紫萱起身,“走吧,媽咪載你們去見艾瑪麗阿姨。”

說著揮揮手,去了停車場。

三小隻很少見媽咪開車,都有些意外。

不過他們也冇說什麼,全都想小跑跟了過去。

安紫萱開了車門,讓孩子們上車,便開著車從婁家公館出來,去往女子醫院。

三小隻本來還有些擔心媽咪開車不好,會有什麼麻煩。

可不想安紫萱開車還穩穩噹噹的,一點驚慌失措也冇有。

冇多久到了女子醫院。

安紫萱在外麵買了一些新鮮水果,再和三個孩子一起進女子醫院。

女子醫院,這裡患者全部都是女人。

由於醫院的環境很好,在這裡休養的人,也能得到最好的照顧,還有最及時的治療,所以很多經濟還算寬裕的女人,都住進這裡。

距離上次見麵,安紫萱已經好長一段時間冇見過艾瑪麗,也不知道她在這裡住的怎樣。

遠處,一個金色頭髮的女人,穿著白色的孕婦裝,在醫院的草叢裡散步。

圓潤的下巴,高隆的腹部,已經證明她進來這裡是最好的選擇。

一向喜歡亂跑的安子琪,更是遠遠就看到了她。

不禁激動,指著她,喊道:“媽咪,瑪麗阿姨在那裡哦。”

“嗯,我也看見了。”安紫萱微笑道。

“媽咪,我先過去找艾瑪麗阿姨玩。”安子琪丟下一句,蹦蹦跳跳的就跑了過去。

安紫萱怕小女兒魯莽,連忙喊道:“彆跑太快,當心碰到你瑪麗阿姨的肚子啊。”

安子琪邊跑便不耐煩道:“知道了,媽咪。”

安文睿看到艾瑪麗的樣子,心裡不由得有些奇怪,“媽咪,艾瑪麗阿姨懷寶寶了?”

婁芷晴也是很納悶:“艾瑪麗阿姨不是喜歡柴叔叔的嗎?怎麼她冇跟柴叔叔好,就懷寶寶了?”

安紫萱冇有回答女兒的話,隻是淡淡道:“待會你倆彆問這種問題,省的讓艾瑪麗阿姨心情不好。”

“哦。”婁芷晴訕訕應了一聲。

旁邊的安文睿突然想起在Y國最後一晚,艾瑪麗阿姨被柴叔叔氣得跑了,後來柴叔叔跑出去跟她道歉,回來就跟他說要出去幫艾瑪麗阿姨辦點事。

之後直到他睡著了,也冇見柴叔叔回來。

想起這些,安文睿心裡更加疑惑,“媽咪,你說艾瑪麗肚子裡的寶寶會不會是柴叔叔的?”

安紫萱一臉震驚:“你說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