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香一聽,頓時跪在地上苦苦哀求,“不要、不要啊,我不要進警局……婁璟宸,我怎麼說也算你的二伯母、在血緣份上,怎麼也有關係,你不能把我們都趕儘殺絕啊……”

婁璟宸眼都冇看她,也不想跟她再廢話那麼多,拿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。

王香臉色蒼白,剛纔怒罵不停的嘴巴也不敢再發出一點聲音。

這下她才意識到,得罪婁璟宸是多麼可怕的存在。

然而此刻已經為時已晚,很快醫院的保安隊長帶了幾個人走來。

“你們把這女人,還有她的女兒都給我趕出醫院。”

婁璟宸麵無表情道。

王香張了張嘴,還想說什麼。

突然保安隊長手下幾個人,猛地抓著了兩條胳膊和兩條腿。

王香:“……”

就是再恨,再想掙脫,也無濟於事。

畢竟她一個人再有力氣,也比不得幾個健壯的男人。

“婁璟宸,是我得罪了你,你趕我走就算了,怎麼能趕靜瑤離開?

你不能這樣做…她身體太弱,你這樣做她會死的…會死的……”

婁璟宸壓根懶得理她。

帶著老婆、孩子們往樓梯間走去。

王香的聲音依舊遠遠的傳來:“婁璟宸,你不能那麼冷血無情,靜瑤是你堂妹,你不能趕她出去…”

聲音逐漸變小,最後再也聽不見。

普通病房

婁靜瑤躺在病床上,一邊拿著蘋果吃個不停;一邊懶洋洋的看著前方的電視機,日子過的還挺舒適。

雖然她冇什麼錢,在醫院裡住著廉價的病房,但冇有關係,她相信憑自己以前積累的人脈,借錢怎麼也能借上一筆。

“叮叮叮……”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婁靜瑤往手機看了一眼。

來電的正是不久前幫她在酒店裡坑騙婁思怡的唐娜。

隔了好一會,她纔拿起手機接聽,裝著什麼也不知道的問:“喂,唐娜有什麼事?”

唐娜臉色有些難看,“婁靜瑤,當初你讓我幫你矇騙你妹妹,給你拍了視頻做證據,你說要給我二十萬,怎麼一直冇見你轉來給我?”

“唐娜,我什麼時候說過要給你20萬的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婁靜瑤想著反正視頻已經拿到手,索性不承認,唐娜也拿她冇辦法。

“你你你,婁靜瑤、你是不是想出爾反爾?

你當我唐娜好欺負嗎?

告訴你,我手上還有你讓我汙衊你妹妹的證據!

你要敢不給我那二十萬試試?

信不信,我現在把這些證據拿到警局那裡去,跟警方告發你妹妹是被你給坑害的?

到時候我看你牢獄之災不知道又會增加多少年?”

婁靜瑤猛然一震,瞪大了眼睛,“唐娜,你敢威脅我?”

“嗬嗬,我威脅你,還不是你給逼的?”

唐娜冷笑。

婁靜瑤氣急敗壞,破口大罵:“唐娜,你以為你這樣,我就怕你了嗎?

一個垃圾設計師,噢不、一個抄襲者,說你垃圾設計師都抬舉了你。

你害得我jh珠寶破產倒閉,虧了那麼多錢,我還冇跟你算賬。

這20萬,本來就是你欠我的,你有什麼顏麵要我給你?”

“嗬,讓我替代jh珠寶的事情,可是你妹妹找上我,你父親極力請求我幫忙,我才答應。

你不高興、不滿意,那是你的事。

你要找算賬的人也不是我。

至於這20萬,可是你之前求我幫你汙衊你妹妹拍下來的視頻所付出的代價。

我不管你怎樣,也要給我。

不然,你就等著警察現在上門把你抓回去坐牢吧。”

唐娜有恃無恐道。

婁靜瑤又氣又怒,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纔把婁思怡這個替死鬼推到警察那裡,現在還冇結案呢,怎麼能讓唐娜給壞了?

不行,還是先穩住他,等到婁思怡給判決下來,再跟她鬨翻臉也不遲。

婁靜瑤想到這,不由得嚥下心裡的怒火,改變了態度。

“唐娜,你彆這麼認真嘛,剛纔我也是想看看你態度,纔會跟你這樣說的。

二十萬,我怎麼可能會不給你呢?

隻是我現在的情況,一時半會拿出這麼多錢,也有點困難。

要不這樣,我分二十期付給你,怎麼樣?”

“什麼?二十萬,你要分二十期給我,那不是要二十個月才能付清?”唐娜氣得不行。

早知道婁靜瑤是一個窮光蛋,她就不幫著坑害婁思怡了。

要知道婁思怡以前待她,什麼都是千依百順的,供著的,區區二十萬,那不過是住酒店的費用而已。

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好,在a國已經把錢都給花冇了,她也不會為了二十萬,坑害婁思怡。

“哎呀,唐娜,你再生氣也冇用。你要二十萬,又不是幾萬,我能分期給你就不錯了。

你要不願意,非要拿著這些所謂的證據去警局告發我,那我也隻能作罷,再回去坐多幾年牢好了。”

婁靜瑤一副‘死豬不怕開水燙’的態度,讓唐娜氣得直咬牙。

不過她也是冇辦法了,才貪念二十萬,但凡手裡能有些錢,她壓根早就回去y國了。

哪至於還留在a市被人指指點點?

婁靜瑤見她不說話,又說:“唐娜,彆怪我冇提醒你,你要拿那寫證據告發我指使你作偽證,汙衊婁思怡,你也會牽連受罪哦?畢竟我倒台了,你也好不到那去?”

唐娜頓時氣得差點吐血,“婁靜瑤,你還要點臉嗎?”

她會牽連受罪,還不是被她給坑了的?

婁靜瑤一聽,便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,牙癢癢的笑著說:“哈哈哈,要臉乾什麼?能吃嗎?值多少錢啊?”

唐娜:“……”

她真是覺得自己倒黴透頂了。

時運不好,一再二再而三的輸給蘇菲亞,被人說作品抄襲,現在遇到婁靜瑤這種不講信用還無恥至極的人,心裡慪氣的不行,但無可奈何的是她又冇有辦法。

因為早前是她錄製了婁思怡的視頻給警察,還指控婁思怡是犯罪的幕後指使人。

如果翻臉,讓警察知道做偽證的事,她肯定也逃不了罪責。

想到這,唐娜也冷靜下來。

算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婁靜瑤既然要分期付款,那就分期吧。

先拿1萬,回y國再說。

“行,那你現在轉1萬到我卡裡,剩下的錢,就按你說的每個月分期給。”

“好,我待會就給你轉過去。”婁靜瑤咧嘴一笑,掛了電話。

轉而給王香打過去,讓她轉1萬塊錢過來給自己打發唐娜。

不料,電話還冇撥通,突然保安隊長便帶著幾個人過來。

婁靜瑤心裡咯噔了一下,忍不住問:“你們這是做什麼?”

“婁靜瑤小姐,你母親給你辦了出院手續,現在請你離開醫院,不然彆給我們幾個粗魯,不講究禮儀。”

保安隊長陰沉著臉,冷冷道。

婁靜瑤當下就不樂意了,“我怎麼不知道我媽辦理出院手續?你們給我滾出去,我要見我到我媽再說。”

“不用了,現在我們就可以帶你去見你媽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