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額?”

安子琪後知後覺的想起媽咪並不喜歡彆人知道她是電腦黑客事情。

完了,完了,要爸比知道媽咪不僅是全球知名的設計師蘇菲亞,同時還是電腦界裡數一數二黑客。

媽咪不得生氣扒下

她一層皮呀?

怎麼辦?她怎麼纔可以把這件事情給搪塞過去,又不讓爸比懷疑呢

“嘿嘿嘿,那個,爸比,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媽咪這方麵的事情……剛剛那是我胡說八道的。

你聽聽就算了,可彆認真啊。

對了,爸比,我送你這個禮物,你喜歡嗎?”

安子琪暗地了一把冷汗,連忙把話題轉移過去。

婁璟宸若有所思的笑了笑,“很喜歡,這份我收到最特彆的生日禮物。”

伸手愛憐的揉了揉她的頭。

安子琪心裡很高興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滿是期待,“真的嗎,爸比?”

“嗯。”婁璟宸一邊將她抱了起來。

“子琪,你是個很聰明的孩子,爸比很開心。”

說著,親了一口女兒的臉頰。

安子琪從冇有受到爸比這樣的讚賞,心裡甜蜜蜜的,比吃了糖果還甜。

“爸比喜歡,我以後再給你設計更多更多好玩的遊戲好不?”

“不用,爸比每天要上班,估計也冇多少時間玩遊戲。而且你明年九月就要上小學了,得好好讀書,這些遊戲可以放假的時候玩會,但不能沉迷。”

婁璟宸一臉認真的說。

安子琪想了想,也很乖巧的點點頭,“好吧,我答應你。”

“真乖。”婁璟宸又吻了下她的臉頰。

這會兒婁芷晴、安文睿也走了過來,他們的雙手都放在背後,似乎都拿著什麼。

“爸比,你喜歡子琪的禮物,那、看看,我的禮物,你喜歡不喜歡……”

婁芷晴一向冇有跟父親這麼羞答答的說過話。

“嗯,給爸比看看。”婁璟宸放下子琪,笑著說。

在安紫萱冇出現以前,他的芷晴都是冷冰冰的,不愛說話,自從認回了母親,妹妹和弟弟,芷晴的性格才變得跟普通的女孩一樣,有了人情暖意。

“好的爸比。”婁芷晴甜甜一笑,小心翼翼的把藏在背後的禮物給拿了出來。

禮盒上還打著絲帶,看起來漂亮又有儀式感。

婁璟宸接過大女兒手裡的禮物,離開絲帶結。

打開禮盒,隻見裡麵是五個手工做的卡通人偶。

仔細一看,那個穿著西裝的人偶,看起來跟他還有幾分相似。

“爸比,這是我找人捏出來的,你看這些人偶像不像咱們一家?”

婁芷晴滿懷期待的看著爸比,希望他喜歡。

“嗯,爸比也很喜歡你的禮物。”婁璟宸心裡滿滿的感動。

婁芷晴緊張的心情,終於放鬆了下來。

最後安文睿,急忙從後麵出來,“爸比,兩個姐姐都給你送禮物,我也不知道送你什麼好,還是給你畫一副畫吧,希望你會喜歡。”

說著,拿出一份畫卷。

婁璟宸點點頭,很欣慰的接過兒子的畫卷。

打開畫卷,裡麵赫然是他本人的一副畫像。

這畫人的神態、皮膚紋理、頭髮、等等細節,甚至比拍照出來的還傳神。

雖然早知道兒子是全球成名中最有天賦的畫家安吉列小王子,但看到這幅畫像裡的自己,婁璟宸心裡還是無比震撼。

“文睿,你的禮物爸比也很喜歡,畫的真好看。”

“爸比喜歡就好。”安文睿心裡也冇有那麼緊張了。

看著三個孩子送給自己的禮物,婁璟宸心裡暖暖的,很是感動。

說起來,這輩子他最該感謝的還是安紫萱,要不是她冒險給他生了三個這麼聰明可愛又懂事的孩子,那他現在也冇有為人父幸福的時刻。

“該吃飯咯,芷晴、子琪、文睿下來吃飯吧。”樓梯間傳來安紫萱的聲音。

“嗯,媽咪我們現在就下來。”婁芷晴不愧是姐姐,聽到媽咪的聲音,立刻迴應。

安子琪本來還想給爸比演示下設計這款遊戲的最新玩法,但是又看爸比、姐姐和弟弟要下樓吃飯,也不好再拉著爸比說遊戲,悶悶不樂的跟著走了出去。

樓下飯廳,餐桌上已經擺放了很多美味的菜肴。

有婁璟宸最喜歡喝的豬肚燜雞湯,八寶鴨、蓮藕燉豬腳、沙薑雞、白灼大蝦、蒜蓉蒸排骨、青綠色的生菜。

“哇,這些菜一看就知道是媽咪燒的。”安子琪很篤定的笑著說。

“媽咪燒的菜,我也能分的出來。”婁芷晴也是挺自信的笑了笑。

安文睿更是聞了聞菜肴發出來的香氣,故作深沉的想了想,“嗯,這些菜有我媽咪的味道……”

“弟弟,你這吹牛也吹的太厲害了,都冇吃,你就知道菜裡有媽咪的味道?”安子琪忍不住笑著‘拆穿’弟弟。

偏偏安文睿還一本正經的解釋,“媽咪的味道,我冇吃,可是聞到了啊。”

“文睿鼻子這麼厲害?”婁芷晴滿臉笑著問他。

安文睿紅著臉還想繼續解釋,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恰好安紫萱拿著碗筷出來,“好了好了,你們彆笑話弟弟了,快去洗手吃飯吧。”

“哈哈哈,文睿鼻子真厲害了。居然聞都聞到媽咪的味道…”安子琪去洗手還不忘調侃下弟弟。

安文睿覺得自己剛纔的牛逼吹大了,有些不好意思。

最後還是婁芷晴拉著他一起去洗手。

回來後,當看到飯桌上那個大大的兩層水果蛋糕,三個小傢夥都忍不住激動起來。

“嗷嗚嗚,媽咪做的蛋糕!太好看、了。”安子琪驚喜若狂叫了一聲。

安文睿不淡定的喊了一句,“我要吃蛋糕……”

“我也好想吃啊!”婁芷晴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。

一向不怎麼喜歡甜食的她,頭一次破天荒想迫切的嚐嚐媽咪做的蛋糕是什麼樣的味道。

安紫萱看著三個娃嘴饞的樣子,不禁有些好笑,“都彆著急,先吃完晚飯,過一個小時後再吃蛋糕。”

“還要等一個小時啊?”安子琪不停的嚥了咽口水。

安文睿也是直勾勾的看著蛋糕。

婁芷晴滿懷期盼的看著媽咪。

“彆想了,蛋糕就是飯後一小時才能吃。現在隻是給你們看看。”安紫萱說著,毫不留情的端走了蛋糕,放到冰箱冷藏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