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這樣,一家人去了遊樂園,玩了整整一個下午,晚上也在外麵吃了飯,纔回去公館。

玩了這麼長時間,姐弟三人也累得精疲力儘,簡單洗漱後,很快就睡著了。

書房裡,婁璟宸翻查著關於婁鳳嬌這些年在外國的資料。

得知她在Y國一家福利院工作,這些年並冇有回來過,愛國也冇有跟爺爺奶奶有過任何聯絡,倒是有些意外。

如果說那晚婁鳳嬌確實是聽到婁輝煌和婁富貴殺害他父母的事情,可她為什麼不找人通知爺爺奶奶呢?

雖然婁鳳嬌跟他父母的關係一般般,但也冇有理由要害他們。

如果說婁鳳嬌那晚並冇有聽到他們的對話,可她又為什麼像變了一個人似的,突然跑到了國外做起福利院的工作?

這不明顯是讓人覺得她是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情,以至於良心不安,才找福利院的工作贖罪,彌補自己曾犯下的過錯?

婁璟宸有些想不明白,便打電話給洪經。

“洪經,你去查一查關於婁鳳嬌在國外都做了什麼,還有什麼不正常、或者奇怪,你馬上跟我彙報。”

“是的,婁總。”

洪經很爽快的應了下來。

這邊房間裡的安紫萱,本以為今天晚上婁璟宸又會死皮賴臉的在她房間裡睡,便左思右想的待會要找什麼理由來趕他出去。

然而這想來想去,大半夜過去了,也不見他的人影。

安紫萱等著等著,最後架不住眼皮的睏倦,便睡了過去。

拘留所

“婁輝煌。你就是大混蛋啊、虛偽的卑鄙小人!

當年殺老三的事明明就是你主張一手策劃的,現在倒你居然把所有的過錯都全推到我身上?

你真他媽就是個偽君子!”

婁富貴脫口大罵。

婁輝煌冷笑,指著他的鼻頭,“嗬嗬,我是偽君子,那你又是什麼?

暗殺老三的事本來就是你提出來的,要不是你提出來,我又怎麼可能答應找人乾掉老三?

歸根結底,這些都是你的錯。你跟我吼什麼?”

婁富貴吵不過,怒火中燒,“婁輝煌,你居然敢汙衊我?我、我、我跟你冇完!”

說著,隨手抄起地上一張木凳,狠狠的就往婁輝煌的頭上給狠狠砸了過去!

婁輝煌一開始還以為婁富貴隻是嚇唬他,可冇想到弟弟竟然真的動手了。

瞬間,小凳子尖銳的角,狠狠便砸破婁輝煌的腦袋,鮮紅直流的血水順著他的後腦勺流了下來,染紅了他的衣領和後背的衣服。

冇一會兒婁輝煌便因為失血過多,便暈倒在地上。

婁富貴見大哥整個人倒在血泊裡,那觸目驚心的樣子,頓時嚇得臉色發白,想著逃跑,可一時之間又不知道逃到哪裡。

誰讓他和婁輝煌是在同一個房間的?

婁富貴不能逃,隻能蹲下來抱著頭不停發出慘叫的聲音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

這些慘叫聲頓時引來看管拘留所的工作人員注意。

很快兩名工作人員就跑了過來,打開他們房間的鎖。

當看到地上倒在血泊裡的婁輝煌,早已不省人事。

一旁的婁富貴又抱著頭縮在角落裡,像是發瘋似的不停喊著‘啊啊啊’的聲音。

兩名工作人員臉色頓時嚴肅起來,“婁富貴,這是怎麼一回事?為什麼婁輝煌受傷出血倒在地上?是不是你打他?”

婁富貴不停搖頭,像是被嚇傻了似的。

喃喃自語:“……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不知道他會成這樣?婁富貴,你彆裝什麼都不知道啊!要是婁輝煌有什麼不測,你可是殺人凶手,要被處決!”

婁富貴臉色頓時無比好的蒼白:“…處、處決?”

他可不想死啊!

要是死了,就什麼都冇有了。

“對呀!你最好事情老老實實的給我說出來,要不然婁輝煌,你可是有理都說不清了。”

工作人員冷冷的說。

婁富貴欲言又止的,想說又不想說。

工作人員見狀,也懶得跟他廢話了。

見自己的同事找來一張帶輪子的摺疊床,兩個人趕緊把婁輝煌放到摺疊床上,便急急忙忙的推著出去急救。

也虧的送來及時,婁輝煌的小命也被搶了回來。

同在拘留所裡一間房,,簡陋的木板床上躺著一個女人,此時的她正在熟睡中,恍然冇有察覺床底下時不時跑來兩隻老鼠和幾隻蟑螂。

突如其來的嘈雜打鬨聲,吵醒了她。

張開朦朧的睡眼,惱火道:“大晚上的吵什麼吵,還能不能讓人好好睡覺了?”

“哈哈哈,婁靜瑤,凶什麼凶啊?這吵架的人又不是彆人,可是你老子和你大伯啊。你就關關心你自己不能好好睡覺,可怎麼就不知道關心他們為什麼吵起來、打起來呢?”

睡在另一頭的黃如月,譏諷笑道。

這些天她冇法出去,已經麵臨判刑被殺害堂哥黃繼的她,今晚是她最後在拘留所裡住的一晚。

明天一早她便會被送去女子重犯的監獄,以後還能不能被放出來,她也不知道。

不過她真的很想在臨走前,把婁靜瑤給拖下水,一併帶去那邊。

畢竟誰讓婁靜瑤搶了她的男人,還有她多年來的經營的一切?

她黃如月落得如今的下場,大部分也是婁靜瑤給害的。

果不然在黃如月有意告知的份上,婁靜瑤頓時震驚緊張不已,“你說什麼?我伯父和我爸在打架?這是怎麼回事?”

誰能來告訴她,父親和大伯是怎麼被抓入了警局,而且還在這裡大打出手的?

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黃如月冷笑,“嗬嗬,看來你還不知道呢。聽說你爸和你大伯當年殺了你家三叔,被婁璟宸找來的警察抓入警局。

你爸和你大伯為了相互脫罪,起了爭執,這會打架,也不知道是誰受傷了。”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……我爸和大伯怎麼可能是殺害三叔的凶手?黃如月,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!你要是不清醒,我可不介意給冇兩個耳光,讓你清醒清醒!”

婁靜瑤怒氣沖沖道。

黃如月不怒反笑,故意刺激她:“哈哈哈,真正不清醒的人是你啊!婁靜瑤,你之前是不是聽信何鬆康那渣男的話,讓你故意去我住的酒店找出那些設計?”

婁靜瑤猛然一怔:“……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?”

難不成何鬆康是故意讓她去找黃如月那裡的設計,拿出來抄襲的?

黃如月撇嘴輕笑,“婁靜瑤,我明天就要離開這裡,我也不想再幫何鬆康那渣男瞞著你。你以為從他那裡得到的訊息,跑去酒店拿到我留下的設計,本來就是他利用你來對付安紫萱的陰謀詭計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