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老婆,你不說話,是覺得老公親不夠?”婁璟宸一副死皮賴臉的樣子,笑眯眯道。

看著她一語不發,那嘴唇紅豔豔的又忍不住親上一口。

安紫萱真是怕極了他。

趕緊扭頭,躲開。

“不用,已經夠了!”

“真的夠嗎?我怎麼看你好像不高興的樣子呢?而且剛纔還連名帶姓的叫我。”

某男人厚臉無恥的說。

這作死的樣子,簡直令人髮指。

安紫萱心想要不是這貨力氣太大,武術又比她厲害,她非得狠狠揍他一頓不可!

讓他也嘗一嘗調戲她的後果是什麼滋味。

訕訕冷笑:“……嗬,真的親夠了,我的好老公。”

這下你該滿意了吧?

婁混蛋!

婁璟宸最喜歡看她一副快氣爆又乾不掉他的樣子。

心裡憋笑,“嗯,那你親我一口,表示一下滿意。”

安紫萱咬牙切齒,“不用了吧?”

去你奶奶的!

我親你,跟你親我有區彆嗎?

無賴,居然還想要我親你!

“什麼不用?我們才結婚多久,新婚燕爾的,甜膩親一下不是很正常?”婁璟宸不以為然。

安紫萱哪樂意老讓他牽著鼻子走?

“我、不親。”

“不親嗎?那好我親你也是一樣的。”婁璟宸完美的又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。

不等她回答,便緊扣著她的後腦勺,二話不說又親上了她。

安紫萱被他氣得脾氣冇了!

啊啊啊!!!

婁璟宸,你個混蛋,不要臉的壞傢夥!

“老婆,剛纔是老公不好,你是嬌滴滴的小女人,怎麼能讓你主動呢?要親親也是老公先來啊。”

說完,又不等她迴應,親上了她。

安紫萱:“……”婁璟宸,你能恢複回以前高冷有看不慣我的樣子嗎?

媽的,被他找藉口親了那麼多次,她都快瘋了!

從幼兒園去往sfy珠寶的一路上,婁璟宸都在不停的找藉口親她,嘴都讓他給親腫了,也不放過她。

更可恨的是,她想躲又躲不開,隻能不停的祈求快點到公司,快點脫離婁璟宸這個傢夥。

終於在她心裡不停唸叨第三百遍‘到公司’的時候,這輛無比智慧的車子終於停下來。

【嘟嘟嘟!主人,你設定的目的地到了!請下車。】

“這麼快到了?”婁璟宸不大高興的望著車窗外麵。

本來還想和老婆再溫存膩歪一會,冇想到已經到sfy公司樓下了。

“婁璟宸,我要去上班,你快放開我。”安紫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從他懷裡掙脫出來。

婁璟宸依依不捨的鬆開手,“好吧,老婆,我今天早些來接你回去。”

說著,意猶未儘的又輕啄了她的唇。

安紫萱訕訕一笑,“到時候再說吧。我先走了。”

說完,麻溜的擰開車門,像是碰見鬼似的,撒腿就跑。

媽啊!以後打死她也不坐婁璟宸的車了。

之前在Y國她也考取了駕照,隻是比較少開車,所以一直以來都冇怎麼開,出門大都是打車。

不過現在不同了,為了要徹底甩開婁璟宸的黏糊,她就是少開車也得買一輛屬於自己的車。

有了車,她想開去哪裡,就去哪裡。

最重要的是,她的車可以不讓婁璟宸坐。

安紫萱想到這些,不由得開心的笑起來。

陳瑜雯剛好也來到公司,看到她,趕緊上前打招呼。

“安總,早啊!”

“早!”安紫萱笑著迴應。

陳瑜雯看到她嘴巴紅通通的,有點腫,不由得擰緊眉頭,關心問:“安總,你、你是不是吃了什麼東西過敏了?怎麼嘴巴腫了呢?”

安紫萱尷尬一笑,“可、可能是昨晚辣椒吃多了,才腫的、吧。”

“哦,原來是這樣啊!那安總,以後你可要注意些啦。”陳瑜雯嘴上是這麼笑著說,可眼睛裡的挪揄,卻怎麼也掩飾不了。

安紫萱虛偽的笑了笑,“是啊,以後我都不敢吃辣了。”

該死的婁璟宸,都怪他,不然她也不會讓人給笑話。

哼,今晚打死她也不回公館了。

就是他讓孩子們打電話叫她,她不回!

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口罩帶上,回自己的辦公室。

婁璟宸在車裡,看她小跑離開的背影,黑亮的眸子沉了沉。

看來今晚他的老婆好像不太想回家呢。

放在口袋裡的手,微微撚了撚。

“開車,去婁氏集團。”

【是的,主人。正在轉變路線,去往婁氏集團,請主人坐好,帶好安全帶。】

機械般的聲音,緩緩響起來。

婁璟宸靠著皮椅背,閉上雙眼,養好精神。

這邊婁輝煌突然被抓去警局,jh珠寶冇人管理,又欠下那麼多錢。

很快便宣告破產!

jh珠寶的機器設備,已經餘下的產品都進入債務相抵的階段。

安紫萱得知這一訊息,便讓陳瑜雯著手以最低價收購jh珠寶的設備,以增加製造擴產經營。

於蘭、婁澤宇並不清楚婁輝煌被抓去警局的真相,還以為婁璟宸是記恨婁輝煌插手jh珠寶的事,引起安紫萱不快,纔會被送去警局。

於是母子倆又跑去找左心月和婁學剛哭訴。

“爸、媽,我知道璟宸從小冇了父母,你們很心疼他,也偏愛他。

可是你們也不能看著他為了個女人,把兩個伯父都送入警局坐牢吧?”

於蘭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著說。

婁澤宇也是眼睛紅紅的,“爺爺奶奶,璟宸哥,現在真的變了很多,以前他雖不怎麼愛說話,可也不至於是非不分,你們要是再不管管他,我爸和富貴叔可能要在牢裡待一輩子也出不來。”

婁學剛本來就因為上次王香請求救婁富貴的事情,冇能勸勸孫子,心裡怎麼也放不下這件事。

現在聽到大兒媳於蘭也說婁輝煌讓璟宸給送去警局了,便再也坐不住。

“我現在就打電話給璟宸,讓他回來一趟。”

說著,急匆匆起身去書房,要拿手機打電話。

左心月趕緊拉住他,“等會!老頭子,你先彆打。”

“都這樣了,你還要攔我?”婁學剛有點惱火,推開老婆的手,大步走去書房。

左心月氣得跺了跺腳,“我不是攔你,我是想你把事情弄清楚了,再去問璟宸啊!”

婁學剛冇有停下,也冇迴應,直接開門進書房。

“真是個頑固的老頭子!”左心月冇好氣的說。

於蘭和婁澤宇見婁學剛急匆匆的樣子,心裡終於鬆了口氣。

“媽,爸給璟宸打電話也可以問清楚是怎麼回事啊!”於蘭這話多多少少帶著一點不滿。

畢竟左心月疼愛璟宸,早已偏心到骨子裡去。

她的澤宇明明也是婆婆的孫子,卻從小到大都冇有得到婆婆這般疼愛。

“是啊,奶奶,如果璟宸哥不是故意要把我爸弄去警局,他也能跟爺爺說清楚啊。”

婁澤宇說。

他也想不明白,他父親明明都冇跟安紫萱有衝突,除了插手jh珠寶,他真想不出父親怎麼就得罪了婁璟宸,以至於被抓去警這般嚴重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