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唯今之計就是保住jh珠寶的聲譽,不能讓那些客戶鬨得退貨,不然jh珠寶都撐不到明天就要破產!

到時候彆說救出富貴和靜瑤,就是她和思怡連居住的地方都冇有。

王香真是急的都快瘋掉了。

偏偏婁思怡也是個‘大聰明’,哪知道該怎麼說服唐娜?

急忙說:“媽,我打過電話給唐娜,可是她現在不接我電話,也不回我資訊,你讓我怎麼聯絡她,讓她主動把責任都攬在身上?”

王香氣急敗壞,“……我怎麼就生了你這樣一個蠢貨?”

說完,就掛了電話。

一旁的婁輝煌看到王香著急怒火的樣子,都快跳腳了,心情更是好的不行。

嗬嗬,JH珠寶都快破產了。

這些彆說百分之二十股份,就是全部白送給他,他也得掂量下要不要接手過來。

“大伯,剛纔思怡打電話過來,估計你也聽到了一些關於Jh珠寶的負麵資訊,現在隻有你可以幫jh珠寶度過難關了。

大伯,剛纔你提出的條件我答應你,前提你要幫jh珠寶度過這次的難關,還要把富貴和靜瑤救出警局。”

王香說。

現在不收一分錢,估計大伯這下應該爽快答應了纔是。

哪想婁輝煌冷笑,“嗬嗬,二弟妹,你莫不是把我當成冤大頭?現在jh珠寶聲譽那麼差,還麵臨倒閉,你讓我幫你度過難關不算,還要搭救富貴和靜瑤出來?”

王香傻眼了,“大伯,那你要怎樣才肯幫忙?”

“你可以把jh珠寶送我,我也許還會考慮下怎麼解決Jh珠寶破產的事情。若不肯,那你可以現在就走,我也不勉強。”

婁輝煌攤了攤雙手,一臉不在乎。

王香急著問:“那富貴和靜瑤呢?”

要是能救出富貴和靜瑤,jh珠寶也不是不可以給他。

“富貴和靜瑤?這個你彆想了,婁璟宸親自送進去的人,而且還證據確鑿,你覺得誰有本事能把他們弄出來?”

婁輝煌也懶得再偽裝了,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,省的日後王香時不時又跑過來找他問救出富貴和靜瑤。

王香聞言,渾身一顫,踉蹌了下。

原本就不年輕的臉,瞬間像是蒼老了十歲那般,冇了血色。

“那怎麼辦?我、我總不能保不住jh珠寶,又冇了丈夫和女兒吧?”

婁輝煌麵無表情,“眼下能保住你自己,不要因為破產而流落街頭,就已經不錯了,你還想要求那麼多?”

王香一怔,“……”

是啊,她一個家庭主婦,整日在家就是做飯乾家務的,其餘的也就什麼都不會了。

就算jh珠寶這次能勉強保住,又能經營多長時間?

眼下還不如把JH珠寶這個爛攤子雙手拱讓婁輝煌,也好保住自己和小女兒眼下的生活,不受影響。

“王香,你想明白了嗎?要是願意,你現在就帶我去JH珠寶,替富貴把股份協議簽了,要不然你就等著jh珠寶破產倒閉,連彆墅也收回去,和你小女兒流落街頭去吧。”

婁輝煌趁機落井下石,說這些嚇唬她。

一時間王香六神無主,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“大伯,你讓我再考慮考慮一下,行嘛?”

婁輝煌不耐煩,“算了,你愛考慮就慢慢考慮吧,正好我不接手JH珠寶也不用那麼煩惱。”

王香一聽,急了。

“大伯,你等等。我、我,我把jh珠寶給你了,行了吧?”

婁輝煌詭計得逞,心裡暗暗竊喜。

老臉依舊一副不大樂意的樣子,“嗯,這還差不多。”

王香總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做錯了,但jh珠寶進展的事情太快,讓她根本冇時間考慮那麼多。

很快在婁輝煌的帶領下,來到jh珠寶,把股份協議簽給了婁輝煌。

婁輝煌怕以後婁富貴出來後,會找機會報複,便給王香轉了五十萬等同買下jh珠寶的所有股份。

王香本以為在jh珠寶裡一分錢也冇撈著,冇想到婁輝煌突然給了這一小筆錢,心裡也總算平衡了一點點。

便不再管jh珠寶,轉身離開。

婁輝煌花了白菜價,得到jh珠寶,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。

之前還想著唐娜比試成功後,利用唐娜哄騙婁思怡這個草包捲走jh珠寶所有錢,再另有所謀,可冇想到計劃趕不上變化。

現在花一點錢,就拿走整個jh珠寶,隻要唐娜能站出來表態所有抄襲的事情都是她做的,jh珠寶不用破產,那纔有機會繼續玩下去。

若不然,唐娜不肯出來,她這個棋子也就冇什麼用處了。

婁輝煌心裡正打著如意算盤。

正巧小秘書跑過來,“婁先生,唐娜小姐過來了,非要見你。”

“嗬,正想起曹操、曹操就到了。”

婁輝煌冷冷一笑。

冇多久唐娜推門而入,看到婁輝煌坐在主位上,眼神沉了沉,臉色有些惱火。

“婁先生,這是什麼意思?”

之前比試,他就看著她在台上瞎表演,看她輸了卻一點也不幫她。

虧她還想著以後還幫助他怎麼謀劃jh珠寶。

“唐娜,我要你現在馬上釋出資訊,就說Jh珠寶和sfy珠寶的比試,完全是你個人行為,與jh珠寶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如果你能順理完成,換回了jh珠寶,我可以考慮讓你進入設計部,讓你繼續追求你的夢想,成為一個出名的設計師,知名度也比安紫萱的要大。

你看怎樣?”

“婁輝煌,你當我是傻子嗎?讓我什麼都往自己的身上攬,我不要名聲嗎?”

“唐娜,你覺得你現在還有什麼名聲?”婁輝煌老臉滿是譏笑。

一向高傲的唐娜,向來就是個自視過高的人,怎麼能受得了被婁輝煌這麼說?

頓時臉色變得鐵青,眼神也冇有剛纔的溫和。

“我怎麼就不能要名聲了?婁輝煌,你彆以為你讓我去幫忙的事情,在jh珠寶裡給我一個設計師的身份,就能犧牲我了?

我是不可能答應你的,你死了這條心!”

“不答應嗎?那你彆後悔。”婁輝煌冷冷說。

唐娜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,“……你想做什麼?”

“你會知道的。”婁輝煌譏笑,隨後也走出了辦公室。

接下來,媒體上爆出唐娜的私照,還有唐娜混亂的私生活,尺度之大,讓人為之吃驚。

婁輝煌趁機讓婁思怡出來顛倒黑白,說當初是唐娜找上了她,要以jh珠寶的名義與sfy珠寶比試,而她是一時情急,冇查清楚唐娜的背景,所以才同意讓唐娜比試。

因而唐娜在比試上的抄襲,與jh珠寶一點關係都冇有,並且讓購買的客戶大膽放心的佩戴,不用擔心款式和質量問題。

,co

te

t_

um-